Category

国外控制疫情与中国有什么不同?

这次疫情不同于SARS这种中程导弹规模的病毒,除开死亡率外,完全可以比拟上个世纪的西班牙大流感 (希望西班牙人不要矫情),很多人说中国有制度优势,西方束手无策,事情果真如此?讲真的,在没有任何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谈防疫只是尽量减少感染率和死亡率,和时间赛跑,争取疫苗和药品的研制时间。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任何一个疫情是在没有有效药品的情况下被完全遏制的。

现在有人说中国取得了全面胜利,西方节节败退,这是不客观的,这次疫情根本就没有结束 ,有人说中国已经结束 ,那你就蒙着眼睛自己骗自己吧,连钟南山都在不停的敲警钟,中国只是取得了阶段胜利,而且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而西方的疫情还没到拐点;

一、不同的政治体制在防疫的策略上有所不同,中国的体制优势是大政府,能掌握大量资源,老百姓比较依赖政府,相信政府,愿意为了大局做个人牺牲,即使付出经济代价与增加其它社会问题也能忍受;西 方政府是三权分立的小政府,政府能行使的职能有限,能调度资源的能力有限,政府不大可能用极端的处理方式去处理疫情,西方人不会允许拿 自己的健康权去交换自由,这是价值观不同的体现,西方政府在考量防疫时更注重民情对政府出台的防疫手段的满意度,同时也要考量经济因素与政府的最大施政能力。西方已形成公民社会,资源不是全部集中在政府,有很多非营利机构在灾情发生时,能大量通过民间力量(NGO,教会等)组织公民自救,因此个人对政府的依赖较少,对政府更宽容。

二、西方这次应对疫情最大的麻烦是医疗物资短缺,以美国为例为满足应对疫情,美国大致需要50亿个口罩,而三月初美国连1亿个都 没有。其它国家基本上也大同小异,所以 出现了很多货物被他国截留的事情发生。其实这个问题跟制度没关系。这完全是二三十年的全球化产业链分工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全世界口罩8成产能在中国,当疫情发生在中国的时候,中国尚且有很大的医疗物资缺口,需要大量的海外采购与捐助。更不用谈其它西方国家了,除了一小部战略储备外,在大瘟疫暴发时,没有医疗物资的弊端被无限放大。这也是采访西方人为啥不带口罩时,都说买不到(当然也有觉得无所谓的),美国著名的美国生活节目中,一个人花一百美元买了十个口罩,平均一个十美金。综上所述,医疗物资短缺并不是制度缺陷而是全球产业链布局在疫情中的缺点被放大了,这也为后疫情时期全球产业链的重新布局打下了伏笔。

三、为什么西方政府总出一些我们看似很“糊涂”的防疫措施。西方的元首在重大危机时非常依靠身边的技术官僚,一般会根据技术型官僚组成的智囊团拿出的方案进行决策。这就是专业人做专业事,老板负责拍板。比如美国在应对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时(次贷危机)时,奥巴马(不懂经济)在处理这次重大的全球危机时处理果断有效,像克鲁格这样懂经济的智囊起了很大的作用,不仅制定了7000 亿美元的金融救援计划,并在美联储的帮助下,对债券和基金进行回购和担保,并适时推出高达7870 亿美元的《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稳定住了美国的金融市场。当然,并不能说明政府做的每一个决策都会是对的,这次英国首相约翰逊的群体免疫就做的很糟糕,遭到了英国几百位科学家的集体反对,但你要说这个决定全赖约翰逊,也不对。那我们看看是谁提供这项计划的。是以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华莱士爵士为首的智囊团,我们知道平民能受爵都是在各领域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人,此人在英国是顶级医学权威。群体性免疫在欧洲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用来对付天花、麻疹等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伤亡,天花死亡率达到25%远高于这次的新冠病毒,因此政府认为可以适用在新冠病毒上。但是人类的科技与文明已向前发展了几百年,这次的新冠病毒并非未来不能研制疫苗与药品,因此这样的政策是不人道的。总之,并不能因为群体免疫政策就觉得政府举手投降,不思进取。这只是策略与手段上的差异,对于技术型官员,国家仍然是要依靠的。

总而言之,这次疫情远没有结束,笔者个人不赞成拿体制做标尺去赞扬自己的制度而去贬损别人的制度。只望各国政府停止争吵,精诚合作,让人类早日摆脱疾病,回归正常生活。

我没有去过外国,无法正确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我国的严控疫情非常严格是值得,外国值得间接的和学习。行动能力还是执行能力都是非常强悍的。还是国家各个地方的政府响应。是别国无法相比的,因为我们的制度好,大局意识非常好。团结意识非常好。

4. 选择看起来和闻起来都很干净的餐厅, 看看别人有无生病的迹象,如咳嗽和打喷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